登陆 | 注册
  • 新闻
  • 当前位置: 主页 > 预展 >
  • “李燕画猴迎新春”“宏宝堂丙申迎春书画精品

  • 时间:2016-01-05 15:34  来源:Admin   作者:网络   点击:
  •  

    展览名称:“李燕画猴迎新春”“宏宝堂丙申迎春书画精品展”

    开幕时间:2016年1月9日(周六)上午10时

    展览地址:宏宝堂(北京市西城区琉璃厂西街3号)

    联系电话:63017427

    《李燕画猴迎新春》画展是李燕先生继甲申猴年之后,再度回归宏宝堂举办喜迎猴年新春画展。其展览作品不乏宏幅巨制,也有精致小品。

    宏宝堂迎春书画精品展是宏宝堂一年一度的系列精品展,画展将汇集当代书画名家的百余幅新品力作。作品形式是以四尺三裁尺寸为主的小品系列,作品之中体现着宏宝堂“独、特、新、奇,真、小、精、廉”的经营理念。

    我们相信此画展对于“喜猴之人”与“爱画之士”来说,将是难得的一次盛会。值此之际,宏宝堂全体同仁诚邀您的莅临,与我们共渡喜迎新春的盛会。

     

    李燕,字壮北,1943年生于北京,国画大师李苦禅之子,幼承家学后入中央美院学习八年。学识广博,擅长国画与传统文化演讲。著有历史首部《易经画传》,力作《大鹏图》乘“神州1号”飞船,成为历史首件游太空并安返的绘画,载入《大世界基尼斯之最》。1989年首开《艺术与科学》的跨学科国际学术交流。任第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期间率先提出“人文环保”观点刊于报章。现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清华大学美院教授、李苦禅纪念馆副馆长,中国美协会员、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中国周易学会副会长、九三学社中央教育文化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北京市曲艺家协会艺术顾问。

    李燕先生画猴作品欣赏:







    说说“猴文化”与画猴

     

    李 燕

     

    特别善于“形象思维”的中国人,早在三千多年前,就把通身透着活泼,滑稽有趣的猴子录进了象形文字。至少在两千多年前,又把猴编入纪年用的十二“地支”符号联系在一起,睡虎地出土的秦简上已有了“申环”描述它长的圆脸,像矮小的人。其系列是: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空位,无对应物)、巳虫、午鹿、未马、申环、酉水、戌老羊、亥豕。东汉王充在((论衡·物势》篇里又出现了这类系列,只是“午鹿”改为了“午马”,而且在这个系列里,辰与龙,巳与蛇,未与羊,酉与鸡,戌与犬相连定位。这个系列首现于文学作品,则是在南朝宋时的沈长侍之作《十二神诗》中。它们见于雕塑的形象,则应是汉代之后的十二生肖陶俑和石兽。前者为十二个人的身形却各长着一个生肖的头,如猴头人、牛头人等等,后者为十二个怪兽的身形却各长着一个生肖的头,如猴头兽、牛头兽等等。这“十二神”各轮值一年,周而复始,于是任何年出生的人都会附上一个“生肖印记”。几千年来按序排列十二轮中就有一些“属猴”的,和我们的生活如此亲密,评定为“生肖文化”决不为过!

    到了大唐时代,印度文化带来了“神猴”,又为“中国猴”增添了神秘色彩和丰富的想象空间。古印度传世长篇《拉摩亚纳》里,神通广大的神猴哈努曼的形象,通过后来产生并传来的佛教文化,演化成了猴头人身的“白衣秀才”,出现在中国说书艺人们的表演之中。宋代话本《大唐三藏取经诗话》里,向玄奘自我介绍的“猴行者”说:“我是花果山紫云洞八万四千铜头铁额猕猴王,我今来助和尚取经。”至于“猴行者”的绘画形象,则首见于榆林窟的西夏壁画,文殊菩萨之侧……再往后说就是妇孺皆知的明代小说《西游记》的故事了。最终,中国化的“神猴”纵横古今,名扬中外!不愧为“猴文化”的登峰造极。

    “猴文化”的地位如此昭显,但在纸卷本的绘画领域中,它却姗姗来迟,而且其地位大不如人物道释与山水花鸟等题材。如今,可以追踪寻迹的有宋代的易元吉,他擅画的猿猴,形象写实源自写生,系工笔风格。到了明清时代,偶见猴子骑马看飞蜂的画面,寓意“马上封侯”,不但立意牵强而且画法腻俗,不堪取法。只是到了“民国”之后,画家中兼涉画猴的才逐渐出现。有受日本画影响的“岭南派”画家高奇峰,以工笔加水墨渲染的“猴”。有齐白石宗师的写意猴,颇似人形。有王梦白的近乎小写意风格的猴。有承扬日本画伯竹内栖凤的刘奎龄、刘继卣父子,前者的工笔画猴形神俱足,写实功底可谓空前,后者继承有度弘扬有方,不但极为擅长写实之画猴,还颖脱出更为灵活生动的小写意画猴;通观画猴的历史,我们刘继卣先生堪称独树一帜。

     

    我画猴,始于看猴。走街串巷的耍猴艺人一来,就是孩子们的欢乐时光!凡去动物园,我总有一多半时间泡在“猴山”。至于有孙悟空的大戏、木偶(老北京叫“耍猴儡”),简直看得入了迷!于是画猴、做泥猴、雕石猴,乐此不疲。

    苦禅老人说:“群众喜欢猴,画猴的却少,你既然爱画猴,就用大写意的法子画猴,一可补前人之缺,二可以猴儿结人缘儿,爱猴儿的准爱看它。”他还说:“艺术家中凡是有成就的,都是创造了自家艺术形象的人。梨园行中杨小楼、尚和玉、萧长华、谭富英、梅兰芳都独创了自己的角色形象。画界,白石老人学了八大山人、吴昌硕之后,创造了自家的虾、蟹、蛙、蝌蚪,等等,老远一看就是齐家的!你以后也要开创自己的画材,创造自己的大写意形象,多画人物和动物,先把握住猴子,它最灵动,又介乎人和动物之间,把握住它再画别的就方便了!”在老人的指引下,我从少年时代就开始了动物速写的练习,并把速写的猴子尽快用大写意技法表现出来。

    一般来说,速写中“稳、准、狠”的功夫尽量要尊重客观形态,但从猴的速写素材发展为“写意猴”,则需要把猴的表象综合为意象。意象是以审美之意夸张、取舍、综合表象的结果。例如白石大师的“虾”,即是综合了河虾与“大对虾”的形象,并且夸张其弓身形态与透明质感而成的意象。苦禅老人的“鹰”则是综合了金鹏、鹫、隼等猛禽形象并夸张其棱角与厚重的体积感而成的意象。所以,我的“猴”便以猕猴形象为主,综合了卷尾猴、金丝猴、叶猴和小猩猩的形象,甚至融进了淘气小孩子的神态,综合成了我自己的猴子意象。所谓“写意画”的基本技巧涵义就是“写出意象”:用书法笔趣,笔笔写出心目中的意象。这正是我在以上第二、第三两段的陈述所要达到的主要意图。“笔墨”就是“写”的艺术过程,它展现着一种中国写意画独特的“手段过程美”——在用笔的抑扬顿挫和运墨的干湿浓淡节奏之中,展现着意象的“合天再造”之“结果美”。只有通过以上步骤的亲身实践,才会觉得这种过程的“玄奥”可能正实实在在地流于你的笔端。

    在上世纪60年代末,我曾自创了一种“毛毛画法”。我借助现代工具充分利用了水墨的洇化效果,解决了画面兽毛由侧向观众到直向观众的“三维过渡”的空间感,呈现出明显的蓬松质感,观众往往有“想摸摸”的感受。我以此法画小动物,特别是画猴,颇受观众喜爱。

    “立意”是“形而上”的思维,它是贯穿于一幅创作之始终的。“立意”有误则“意象”怪诞,构图杂乱,色墨交争,烦人心目,又何“意可达呢?其实,画家画任何题材都是“以意为之”、“缘物寄情”的艺术行为,画猴亦然。“立意”多为“寓意”,寓意皆来于传统的“猴文化”与现实观众对猴的兴趣和理解。比如:认识到猴是机敏的化身,便夸张其各部位的动态反差,尤其夸张其眼神(立瞳孔长睫毛)。认识到猴是“齐天大圣子孙”,便夸张其陶然自在的神态,并题句以增其趣:“石破天惊立乾坤,吾乃大圣之子孙。老祖神通西天路,谁道猴儿不如人?”或题:“俺祖齐天大圣,万众见而消忧。从无王公裙带,生来大号曰侯。”“不须捐班不谒求,生来无封即称侯。荣枯看尽心宽阔,哈哈享寿与天侔。”再有猴王当初闯地府撕了“生死簿”上的有猴之页,从此猴儿们的寿数不归阎王管制,便可题之“近猴者寿”。更可画猴抱大桃题之“得寿图”,作为祝寿之嘉礼,尤可令属猴者兴奋。想到孙大圣赴琼台的故事,还可以在猴与桃的画面上题“大圣携来琼晏果,食之享寿乐千秋”。想到大猴哺养小猴的亲情神态,可强调母猴的慈爱憨厚与小猴的顽皮诡谑,并以“母子乐”点题。如此这般不胜枚举。总而言之,注重立意才可使笔下增趣。一幅好的创作,全由良好的立意统领,我们画猴子亦不在例外。至于立意创作的猴子好不好,最高的评价者是广大群众。

     

    文人画的坚守者

    ——评李燕先生其人其画

    中华传统文化绵绵流长,深远且厚重。无论是文学、史学、美术、音乐、戏曲、曲艺等各个领域都有卓有见识而超纵前行者。他们的作品中显现出来的客观、清醒、超然和尖锐,彰显出这些人多年来安心坐冷板凳,静心作学问的心态和成就。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人心浮躁的现实中,他们不图一时之利,不贪一现之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突显出了躬身实干的文化人的身影,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清华大学美院教授李燕先生便是其中的一位。

    美术史上的记载不乏绘画世家,有人也曾戏称李苦禅与李燕父子俩为当代的“大小李将军”(即大唐的李昭道与李思训父子)对此,李燕坚辞不纳,是有其道理的,其实这和能不能称为“大师”或“巨匠”一样,不是在本人健在的时候就可以任意定夺,时间和空间才是对每一个人最严峻的考验。齐白石先生生前的经历与现在的评论定位就相差甚远,更何况有当时名噪一时而如今被大浪淘沙沉于江底者,更堪发人深省。

    时至今日,李燕先生的作品,无论在拍卖会场,还是在私下交流中,价格并不奇高且基本保持一致,这在当下像他这个年龄或比他更年青的著名画家中可能是仅有的。对此,他的心态非常平和,丝毫不急于与同行相比,为什么?经过我们深入交流得出如下的印象:

    其一,在他心里始终没有把艺术创作与市场价位混淆,他坚信如果为了迎合市场是出不来好作品的。

    其二,他对自己的基本功和绘画创作充满了信心,相信真正优秀的作品是要凭借功底和创作目的、理念、经验等诸多方面综合而完成的。

    其三,他继承了苦禅老人的衣钵,坚守着文人的底线。他坚持读书,博览文史哲,特别是对《易经》的研究。在苦禅先生收集的书籍和新出土的文物中,不断地研修,以至结合现代科学,形成了自己的一些见解和著述。特别是他创作的历史上第一部《易经画传》在行文、注释与绘画,腹稿一出便直接完成于宣纸之上,这在当下的画界可能也是难有与之比肩者。

    李燕先生在家学与科班的双重磨练下,打下了非常深厚的基本功,这使他的创作游刃有余,他的作品泛及传统人物、动物、花鸟、山水。青少年时的李燕在中央美术学院打下的素描、速写和色彩的基础,使他在人物、动物画的造型和色彩运用方面显示了多方吸纳的能力和追求,比如在人物创作方面的代表作品《黄帝造像》、《补天之余》、《湘君湘夫人》、《儒林外史之范进中举》等等,在这些作品中他的线描功底和色彩的使用突破了工笔重彩与印象派色彩的界限,既有传统道释壁画的气魄,又适合现代人的审美取向。更杜绝了画界常见的千人一面、千篇一律、千幅一法的现象和形式主义地生造所谓的风格。更对当代所谓的“现代派”“艺术”保持清醒的见解。

    李燕先生以速写动物为擅长,他画的猴子往往是拍卖市场的热点,但不止于猴子,其他动物也画得很生动,在这方面他常常不忘恩师——刘继卣先生的教导。苦禅老人让他在十一二岁便去动物园写生,尤其速写猴子、小鹿、松鼠、禽鸟等等,道理是它们动作快,难捕捉,画好它们其它动物也就好画了。每每在他写生回来时,苦禅先生就赶忙“检查作业”,教子之心可见一斑。

    李燕先生在荣宝斋编辑科工作六年,这对他来说是很好的一段学习机会。那是“文革”后期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尽管国内字画文物市场没有开放,但是外宾特别是日本文人和客商频频地大量购买文玩字画,而在尼克松访华前后,西方学者和商家也开始光顾荣宝斋。当时周恩来总理的得力助手谷牧同志很支持这方面的工作,常请李燕去鉴定品评书画文玩,那时李燕有内行经理侯愷先生的支持,用当时的说法是“为国家的外事外贸活动做贡献”的号召,无论到外省市收集文物还是在编辑科复制和出版名家高端作品的过程,使他的经验阅历和鉴定的眼力大为提高。白天见到的“好东西”,晚上回来向苦禅老人“汇报”,老人边听边评,谈古论今,洋洋洒洒,一张拓片就能引发出书法演进的一段精论,两方印章就能说出几十年前的几件趣闻。另外其父同辈的文化人往往以文会友,侃侃而谈,这些如清泉喷涌的甘霖滋养着李燕的文化心灵,现在看来这既属于他们父子也是属于民族文脉的传承,这种环境绝非常人可比。

    有许多人都称李燕先生为“杂家”,杂在哪儿呢?在采访他之后我们就明白了,他是杂在中华传统文化的“大一统”中!他治学、讲课最尊崇苏东坡所言“博学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如果我们读过介绍梁漱溟先生的《最后的儒家》这本书的话,就会联想到,李苦禅、李燕父子是在中华传统文化画坛上的坚守者,而李燕区别于苦禅老人的是,他赶上了国家改革开放的大气候,随着社会的发展,视野更开阔,新知识更全面了。

    儒家的中心是要求人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苦禅老人的“所谓人格爱国第一”,“人无品格下笔无方”大约就是对他人生追求的最好诠释。李燕不但继承了这一原则,而且在国家开放的大好形势下较苦禅老人发挥得更为酣畅淋漓。这些我们从几十年来对他的新闻报导,以及他担任两届政协委员时所做所为中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他写了很多极有分量的提案,曾荣获“优秀提案奖”,他积极地发言也产生了可观的影响。在他30多年来应邀所开的无数次大型、小型的学术讲座,得到了广大听众的高度评价。

    孔夫子倡“六艺”,培养“通才”是中国传统教育的优势,李燕先生一直在打造自己努力成为一个通才,用他自己的话说,“成没成才且不说,杂了咕咚倒是做到了。”我们应道看到现代教育的一个弊病就是分科过细,同样是牙科大夫,拔牙的不管补牙,镶牙的不管正畸,在李燕先生的作品中没有看到这种过于细化或过于空泛的倾向。

    对他的作品进行较全面的分析后我们认为:

    一.无论中外能够传承的作品都是最代表时代的都是有文化历史含量的。李燕先生的作品有主题、有内容,重要的是有思想,表现作者的追求和社会责任感,特别是那些生动而尖锐的漫画作品,记录下社会生活的真实。

    二.艺术创作是要有激情的,李燕先生的作品有饱满的情绪,爱憎分明,特别是表现在对小动物的创作中,我们能体会出传统的“天人合一”的境界。你看他画的小猴子似乎在和观者对话,如果画者不是由衷地爱它们,是画不出这种情绪的,他的一切技巧都饱含着真诚的情感。这种情感是与自然的尊重与交流,怎样交流呢?—拟人化,这也是他从苦禅老人那里继承来的优良传统,苦老常常是聊着画画,他画的鹰、鹭鸶等禽鸟特别能传达人的情感。他笔下的螃蟹犹如京剧舞台的扎靠大将,与白石老人笔下带着泥土香气的螃蟹截然不同,这是苦禅老人从京戏的写意手法借鉴来的。而李燕则全面接受了,只是表现的题材不同。人们常说字如其人,文如其人,画也如其人吧!

    当我们分析和认识到李燕先生的为人和他的作品后,我想,收藏他的作品应当是有识之士的明智之举,以本人拙见,他的画只能会升值,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升值的空间会越来越大。

    (责任编辑:admin)